当前位置: 国+社区>看新闻>本报专访
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青年邓颖超》——追逐巾帼之光、信仰之光

发布时间:2024-04-09 12:28:33

河北广播电视台(集团)

河北广电报业融媒体

国+社区新媒体 每天影响过亿人

       国+社区新媒体报道  今年是邓颖超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由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河北省广播电视局、河北影视集团、天津北方电影集团、河南省光山县人民政府等联合摄制、河北电影制片厂、天津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广西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广西电影集团有限公司等出品的《青年邓颖超》先后于2月4日、3月20日在河北石家庄、河南光山县举行首映活动。

       影片以邓颖超青年时期思想启蒙为主线,结合邓颖超与周恩来从革命友谊发展到革命伴侣的情感历程,客观真实地讲述了青年革命家邓颖超带领妇女寻求解放,探索救国救民之道,以及周恩来邓颖超在爱国运动中相识相知并相互仰慕,终于走在一起结为革命夫妻,共同致力于中国革命事业的动人故事。

       邓颖超(1904.2.4-1992.7.11)祖籍河南省光山县,出生于广西南宁,展转到天津/河北读书,与周恩来、马骏一同领导组织学生运动,革命经历涉及天津、北京、广东、上海、江西、陕西、武汉、重庆、北京等省市自治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北京为官,曾任全国妇联副主席,官至第六届全国政协主席。用电影的艺术形式来展示邓颖超的青少年时代,既要“历史性”地精准把握,以揭示“新女性”主人公少年时的早慧性、青年时的思想先锋性、文化品质的抗争性,觉醒寻路时期的革命性、传奇性、独特性;又要兼顾“当代性”地历史回望,艺术回应人物性格成长的历史背景、家庭环境、时代因素与人物性格本质的“规定性”逻辑关系。




一、追逐巾帼之光

       影片的开篇是1919年民国时期的天津,15岁的邓文淑(后改名为邓颖超)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天使般青春美少女,穿着学生装兴致勃勃地相约去参加女校同学小秋的“大喜日子”,不料,小秋因不满包办婚姻吞服大烟膏以死抗争。少年邓颖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陷入痛苦的思索。为了改变妇女的命运,追寻妇女解放之光,青年邓颖超带领女校的同学们成立了“夭津女界爱国同志会”,把争取妇女平等地位、女性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民族兴亡紧密结合在一起,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妇女解放平权运动。她们演讲集会、搬演易卜生文明剧《玩偶之家》、帮助已婚妇女摆脱包办婚姻的枷锁,开办文化补习班,学习新思想,启萌未婚女性反对包办婚姻,争取男女平等……

       她们这些“出格”的举动,惊世赅俗,震动了半封建半殖民主义的旧中国,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受到了以青年周恩来为代表的天津学界的支持和声援。在周恩来的倡导下,天津学联和女界联合组建起一个新的组织——觉悟社。周恩来在成立大会上突出强调:“为了表示男女平权,觉悟社第一批吸收男女社员各十名。咱们觉悟社还要出版一份刊物,名字就叫《觉悟》,大家都要踊跃投稿。”

       影片中我们还看到了一个经典的历史场面,周恩来扫视一圈,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将来的斗争会很艰难,也会很危险。桌子上是五十个号码,我们二十个人来抓,抓到哪个号,就用它做代号。为了避免麻烦,请大家用代号发表文章。”众人纷纷称道,并盯着桌上的纸团跃跃欲试。正在这时传来一阵短促的脚步声。大家回头看,发现是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邓文淑。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邓文淑坚定地说:“不是说男女平等吗?我也要参加觉悟社!”就这样,周恩来、刘清扬、谌志笃一一表态同意。邓文淑毫不客气地率先伸手去抓了一个纸团,迅速打开来看:“一,我是一号,我的代号就叫逸豪吧,飘逸的逸,豪迈的豪!”此后大家次第抓号,周恩来抓到的是五号,他说:“五号,就叫伍豪吧,和文淑一样,用同一个‘豪’字。”

       影片真实、细腻、生动地再现了这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历史瞬间,可谓“一石二鸟”寓意深远的艺术细节。从此,青年邓颖超与周恩来心心相印,志同道合,携手并肩成长为中国革命的砥柱中流。




二、追逐信仰之光

       20世纪初叶,被称为“东方睡狮”的旧中国发生了一场“新文化运动”,1919年5月4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1921年中国共产党宣告成立。李大钊从一个爱国者、觉醒者,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盗火者”“播火者”,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杰出领袖。影片《青年邓颖超》正是以这个特定的“觉醒年代”为大时代背景,展现了青年邓颖超从追逐巾帼之光向追逐信仰之光转变,最终走上人生巅峰的历史弧线。而李大钊则是邓颖超青年时代遇到的一位最为重要的人生导师。影片截取了李大钊深入天津“觉悟社”演讲的历史场景,为邓颖超接受马克思主义,从而走上革命道路作了重要的铺垫。

       在觉悟社李大钊慷慨激昂地说道:“世界潮流是向前的,我们应该有所觉悟。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必经一番苦痛,必冒许多危险。有了母亲诞孕的劳苦、痛楚,才能有新的生命。”

       “社会新纪元的创造也是一样的艰难。走在世界大潮之前,敢于直面这些艰难的,就是你们青年人,你们这些新青年!”李大钊振聋发聩的演讲,深刻影响着邓颖超、周恩来和所有在场的青年。此时,李大钊走下讲台和大家亲切交谈:“我听说天津有个小明星社,聚集了大批学界的俊杰。今日见到你们,我很高兴。你们的学习和斗争精神很可贵,但只有一腔热情是不够的,还需要深刻的思想作指导。《新青年》最近一期有我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你们可以找来读一读。”

       当众人跟随大钊先生从屋里走到院子里时,李大钊突然停下,转头问邓颖超:“邓文淑?”邓颖超吃惊地反问:“你知道我?”李大钊笑而不语与她握手随即拿出一个文稿,“这文章是你的吧?文如其人。……开篇提出一连串的为什么?这是你们研究社会、思考问题的起始。”邓颖超感谢大钊先生的肯定,继而又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到现在妇女的地位还不能改变?”李大钊沉思片刻,回答她“这个问题很有深度,这里面有复杂的社会原因”,“你们要观察这个社会,思考这个不公平现象的成因是什么,根源在哪里。”李大钊指着旁边一片枯病的树叶说,“譬如这片叶子坏了,问题不在叶子上,(指着树干和树根)而在这里。找到根源才能对症下药。”“这个寻找根源的过程是极为复杂和困难的,文淑同学,你有这个决心吗?”邓颖超坚定地点点头,蒙泰奇镜头一转,切到许嫂家门外的街头,邓颖超对同学李毅韬说,“寻找病根才能对症下药。放心,我跟许嫂打过招呼了,走。”在大钊先生的影响下,她们学以致用,立竿见影,迅速转化为研究社会,寻找根源,驱除积弊的实践行动。




       如果说李大钊是为青年邓颖超播下共产主义信仰火种的第一人,那么,周恩来就是与邓颖超高擎信仰火炬、并肩战斗的亲密战友和革命伴侣。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枪杀中国学生的“福州惨案”。福州学生罢课抗议,天津和其他城市的学生也奋起响应。周恩来因此被捕入狱,被警察镇压打伤的邓颖超心急如焚,她奔走相告,请马千里和张伯苓两位大先生出面斡旋,联络天津绅商各界开明人士声援。他们的爱国义举深得刘崇佑大律师钦佩,在法庭上严词力辩,逼迫法官折中判诀,“羁押期可抵刑期。现在宣布,周恩来等人服刑期满,当庭释放。”

       虽然学生爱国运动取得了初步的胜利,但周恩来也清醒地看到,“要想真正实现社会进步,还要寻找新的路子。”在李大钊先生、蔡元培先生的动员下,周恩来决定“到巴黎公社的孕育地去对一切主义进行推求比较。”

       邓颖超自觉响应并积极参与,回到家中争得了母亲的支持。而当真的要出发时,她却踟蹰地对周恩来说,“伍豪,我,不去了。”周恩来深感意外,寻问原因,既不是因为钱的事,也不是母亲不支持,那又是什么原因让邓颖超闭口不提呢?周恩来没有再问下去,而是微笑着安慰她,“我相信,在国内你一样会有所作为!”邓颖超拿出一条围巾系在周恩来的脖子上。周恩来递给她一张纸,那上面是周恩来的一首诗,“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这就是那个年代革命青年壮别的感人场景。“1920年11月7日,22岁的周恩来远涉重洋前往法国,开始了他游学欧洲、追求真理的新征程。邓文淑留在国内,继续探寻革新女性地位、振兴中华的道路。”三年之后,在达仁女校教书的邓文淑更名为邓颖超。

       影片以速写白描手法展开了“蒙泰奇历史叙事”,我们看到这一阶段,远在法国的周恩来已成为工人运动的专家;同去法国的张若名正准备退出组织,专心攻读博士学位,立志成为“民国的第一个女博士;而刘清扬则回到国内,受李大钊先生委派,来天津创建“女权运动支部”,并受伍豪之托带给邓颖超一本《共产党宣言》。此前,周恩来时常在给邓颖超的“两地书”中传递马克思主义理论,透露一些有关中国共产党组织的信息,使邓颖超潜移默化地明白了“它团结有共同理想的人,去唤醒中国的民众,包括广大的妇女,为了人类的解放去斗争。”

       周恩来在法国求学时参与创建了巴黎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邓颖超于1924年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时年19岁的青年邓颖超在国内革命斗争中迅速成长,创办成立了“女星社”,亲自撰写了“锋芒毕露、气势逼人”的雄文,使得天津警察厅厅长下令秘密抓捕她。在母亲的掩护下,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接应下,邓颖超机警地躲过了围捕,从此离开母亲,走上追逐信仰初心的职业革命道路……

       1925年8月8日,邓颖超和周恩来在广州结婚,从此他们携手同行,历经艰险,悲喜分担,为中国革命胜利和中国的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奋斗到生命终止。

三、解析导演与影片审美密码

       在中国电影追求高质发展的时代语境下,电影工业化催生了一批高投入、高产出、高票房、大影响的国产影片。同时也涌现出一大批投资不大,却凭借导演审美个性追求、创出高品质的艺术影片,从而获得了国内外专家肯定及观众认可。近年来河北先后推出了《傍晚向日葵》(李旭导演处女作)、《孔秀》(王超导演)、《吕建江》(范建浍导演)、《谷魂》(黄山导演)在国内外电影节展中连续获奖。从太行山麓、华北平原涌出来“一股美的清流”。特别是黄山导演在近三年中又连续拍摄了讴歌“兵团人精神”的人物传记电影《守护者》和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人物传记电影《青年邓颖超》,成为“影视河北现象”中的一种“新气象”。

       纵观导演黄山的从业经历,或许可以梳理出一些有益的借鉴。黄山从科班乐手步入影视界,从执掌摄影机到执导筒,1992年,他执导了电视剧《在部落的废墟这边》,1993年入选香港电视亚洲精选电视剧香港展播,1995年参加四川国际电视节获最佳导演提名奖、最佳男配角奖,还荣获第十四届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三等奖、优秀照明单项奖;1998年执导音乐电视剧《少年英雄王二小》,夺得第1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少儿电视剧”大奖。新时代以来,他执导了反映谷子专家赵治海的人物传记电影《谷魂》,不仅受到农业科学家的认可,也得到了电影艺术界的肯定。2022年秋,他在完成《青年邓颖超》之后,又接手了英模题材电影《守护者》。黄山以自己对英雄精神性格的艺术体认,以自己擅长的“冰山潜流”叙事策略,从小处着细墨,大处着淡墨,以小家庭小人物的视角映射出“大家”(包括国家、兵团)、时代的宏阔气象,以此表达着作品、人物、导演自己对信仰的追求与守护。综观黄山影视艺术的探索、成长之路,一条清晰的线路图呈现出来。那就是“追求有审美价值、艺术个性、人生真谛的创造”。

       如果说黄山导演数十年中一直在默默探索、体悟、积攒审美力量的经验,而当他独立执导人物传纪电影时,便开始一部一部迈出稳健的步伐,呈现出自己的审美个性和审美能力。《青年邓颖超》便是他审美能力、审美个性的一次成功的实证。

       (一)运用隐喻蒙太奇揭示人物身份、地位、心理

       影片序篇便露端倪。我们看到一组镜头,穿插着主创字幕。一幅幅画面快节奏组合,使我们于“瞬间”领略到邓文淑(后更名为邓颖超)的女同学次第出场的画面:

       (张嗣婧)一个纤细的胳膊套上了浅色的大襟袄。

       (李毅韬)纤长的手指灵活地系上上衣扣子。

       (张若名)白色纱袜套在修长的腿上,随后穿上黑色中裙。

       (李毅韬)指头肚上沾着雪花膏,在洁白的脸上擦拭着。

       (张若名)香水棒沾满了香水,滴在了手腕上,随后将手腕移到耳后涂拭。

       (李毅韬)一张红色的唇纸从嘴唇上拿下来,微微一笑,朱唇皓齿显现出来。

       (张若名)一个漂亮的胸针别在左胸前。

       (李毅韬)一双黑色的女式皮鞋穿在脚上。

       (张嗣婧)一双素色的绣花鞋穿在脚上。

       母亲杨振德:玉爱,你是个女孩子,要注意形象。

       飘扬的衣服中闪出邓文淑年轻稚嫩的笑脸向母亲撒娇:唉呀,妈。

        张若名从自己家的别墅里出来,这是一片富人居住的街区。

       李毅韬从居民楼里走出来,这是一个生活气息浓郁的居民区。

       张嗣婧从自己家胡同里走出来,这是一个城郊的平民区。

       导演把这组镜头剪接到一起,在不经意间把三个青春少女不同家境层次、不同社会地位以及她们共同的爱美之心,运用隐喻蒙太奇手法予以精到简捷的表现。

    (二)隐喻蒙太奇构成影片主体叙事体系

       影片巧妙运用“闪回”方式交待出邓颖超既显赫又苦难的身世。父亲邓庭忠在外地为官,因“思想太老旧”(重男轻女),险些在河南省光山县老家把年幼的邓文淑送人。是母亲杨振德将小文淑藏到了地窖中才躲过一劫。母亲的回忆,使邓文淑才知道,后来父亲病死他乡,娘儿俩又回过光山,“可到了信阳火车站却没有人来接我们。咱们到过广州,上海,北平,走遍大半个中国,好不容易在天津落下脚。就因为咱们是女人,女人呐……”镜头切到邓文淑在天津的“家”的院子,海棠树上的花瓣已经凋落,树枝上已然绿叶生发,粉色花瓣飘落一地。邓文淑来回踱步,激昂地读她自己的文章,许陈氏(许嫂)坐在凳子上呆呆地听着……

       “海棠花”作为喻体在影片中出现过多次。看过电视剧《海棠依旧》(陈力导演执导)的人都曾深切感受到“海棠花”对邓颖超和周恩来的革命意义和情感寄托,黄山作为摄影指导曾参与到该剧的主创团队之中。因此,在影片结尾处,导演匠心独运地再次借海棠花(喻体)来表达他自己,以及剧中人物深重的寓意。

       我们似乎已经发现了导演黄山和电影《青年邓颖超》的“审美密码”:但凡影片中表现深刻严肃内容时,导演都会“自觉”或“自如”地去运用隐喻蒙太奇叙事。比如影片要表现的主题是妇女解放,青年邓颖超如何去唤醒她们,如何寻找妇女解放的道路。影片通过把三个段落的场景,纳入隐喻蒙太奇叙事体系,使影片的风格化艺术特色更具有审美韵味,思想内涵更具有穿透力,人物动作更具有情感张力。比如36镜“十字街头”,邓文淑看着这个十字路口,哪个方向都有路,但她却不知道往哪边走。她对同学张嗣婧说,“我就不信唤不醒这些沉睡的人!”再如,52镜“天津某监狱男监”,53镜“天津某监狱女监”,54镜“警察厅门前”,在蒙太奇组接中,监牢中的周恩来提出“要想真正实现社会进步,还要寻找新的路子。……到世界革命的中心去学习……”这时一个男同学轻声唱起了《国际歌》。歌声传到女监,围坐在一起的女同学们也跟着唱了起来。歌声飘到警察厅门前。静坐的同学们合声唱了起来……

       “这歌声如此响亮、激荡人心,响彻整个夜空。天空爆了一个巨大的烟花,亮如白昼。”

       在电影隐喻蒙太奇叙事体系中,一切景语皆情语,一枝一叶总关情。我们在“女星社”的烛光中,看到了妇女们觉醒后“严肃又坚毅的目光”,叠化出游行队伍高喊口号、浩浩荡荡行进的洪流。包括邓颖超即将离别母亲、离开天津、开启革命新征程之即,她与地下党老孙接头对暗号,都有着深刻的寓涵:

       邓颖超:“未来。”

       老孙笑了:“哦?未来?”

       邓颖超:“对,光明的未来!”

       在黄山导演的电影隐喻蒙泰奇叙事体系中,叙事、抒情、写意,三位一体,鱼水交融,流贯自如,已构成了他的“完型心理定势”(格式塔心理),或称之为“审美心理习惯”。习惯成为自然,因此,黄导出手不凡。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予青年。一百年前,一群新青年高举马克思主义思想火炬,在风雨如晦的中国苦苦探寻民族复兴的前途。一百年来, 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一代代中国青年把青春奋斗融入党和人民事业,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新时代的中国青年要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增强做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不负党和人民的殷切期望!”我们要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托,学习、继承和宏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神,活出新时代更加壮丽的青春风彩!(作者为河北省影视家协会艺委会主任、河北传媒学院研究生导师)

推荐阅读

天天奇闻汇|(5月27日周一)|《庆余年2》是在张家口制作完成的;河北多地禁玩烟卡!

2024-05-27

北京拟开通至雄安天津通勤航路 打“飞的”出门不再是梦想

2024-05-27

《美丽河北》慢直播特别节目《看见雄安》——以多媒体手段立体展示雄安风采

2024-05-27

“童心规划,绿色偕行”——东方绿洲社区开展儿童青少年职业启蒙教育系列活动之“规划一座城镇”

2024-05-27

看新闻
求帮助
想发表